秋栗香

余世磊发表于2014年11月05日00:18:49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栗子 板栗 秋天 散文美文

家住大别山中,山中盛产板栗。

春来花团锦簇,但直到春末,板栗树还是光秃秃的,像个没睡醒的人。要到夏初,板栗树仿佛醒过来了,很快,长出茂盛的绿叶,开出无数的花朵。那花,能叫花吗?像些可怕的绿毛毛虫,既无色,亦无形,而且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怪味。结出满树的栗子,那栗子也是那么特别,包裹在一个刺球里,像一只只藏在枝叶间的青刺猬。

板栗收获时下乡,不时可看到人打板栗、剥板栗、卖板栗。打板栗的人,扛着一根竹筒,挑着一担箩筐,上山去,手举竹篙,对着板栗树,使劲地打了起来。随着,板栗球如下雨般,落满一地。将板栗球挑回家,再拿着铁钳和剪子,将板栗剥出来。嫩板栗,有着白晳的肤色,老板栗的肤色,则泛红、红里透黑。最后,这些板栗用蛇皮袋装着,整车整车地运出山外,换成人们手里或多或少的钞票。村子里,人家的屋前檐下,剩一堆剥开的板栗球。别丢掉,留着,晒干,是极好的柴火,烧起来旺盛而经久不息!

这个时候,也常可收到别人相赠的板栗。这东西易坏,得尽快吃掉。板栗烧肉,吃得多了,已没有胃口了。将板栗煮熟,上下班,装几个在口袋中,当零嘴吃。还可将板栗用线串起来,像鲁智深挂的大念珠,挂在屋檐下风干,一直留到冬天,干硬,特甜,极有嚼头。在乡下,随便看某人家的墙上,或许就挂着这样几串“大念珠”。过中秋时,板栗早就谢市了,但有一种油栗刚上市,比板栗小,而味道更甜、更香,且稀少,堪为餐桌上一道好菜。秋天,爬山去,山上也到处可见野栗子。摘一串,放在地上,用脚一揉,揉去刺儿,然后剥开,那栗肉虽不过指头点儿,但是怎样的甜润可口,让人久久回味……

老母亲在家,早年栽下几十棵板栗树,所收板栗不卖,留给我们吃,或送亲友。早秋,一家子回老家住几天吧!老母亲肯定会打些板栗,再杀一只仔公鸡,板栗烧仔鸡。傍晚,一家人围坐一起,剥着栗子,说些闲话,晚风吹走残存的暑热,秋虫在旁唱些老歌,是比板栗烧仔鸡更加美好的时光。还是尽量早些回去,不到板栗上市的时光,这时打下的板栗,还未啼叫的仔公鸡,都嫩得不能再嫩,味道是真好!太忙,那就晚些回去吧,只是板栗有些老了。老板栗不好剥,最难去的是里面那层毛衣。呵呵,先将它们放在开水里泡一泡,就好去多了……不管怎样,一定得回去一趟哟!

hcsmnet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