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笑

重阳发表于2017年03月09日21:03:03,分类:名家美文

很惭愧,如果不是退居二线有时间,自己还不会去了解它究竟叫什么。 今年春节前夕值夜班,疲惫时去楼下院坝散步。我注意到,门内有排树木即将开花。这些年,一直不知它的名称。主动问保安,人家直摇头。 一时间,好失落。 春节上班第一天,发现之前还含苞欲放的花蕾,已经在凛冽的风中绽放。 停下脚步,赞叹春来早。 雨水过后,尽管持续一周倒春寒,却挡不住新枝吐芽、花开花放。周一上班,但见门前那排绿树花已盛开,苞润如玉,美丽动人。 ……阅读全文

古代诗人爱种树

钟芳发表于2017年03月09日20:56:11,分类:名家美文

春暖花开,万物萌发,又是植树造林的好时节。我国古代的诗人们不但酷爱植树,而且还为后世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植树诗篇。  东晋诗人陶渊明平生最爱植柳,他辞官后不仅在隐居的田园水边遍栽柳树,还特意在堂前种下五棵鹅黄柳,自号“五柳先生”。他曾经赋诗写道:“平畴交远风,良苗亦怀新”、“榆柳荫后园,桃李罗堂前”、“萦萦窗下兰,密密堂前柳”,透过这些传世佳句足见诗人对树木的感情之深。  白居易做过多处地方官,每到一处都要栽树种花,也爱植柳。他在诗中写道“持钱买花树,城东坡上栽。但购有花者,不限桃李梅”、“江州司马日,忠州刺史时……阅读全文

昆山:琼花树下

邝立新发表于2017年03月09日20:52:37,分类:名家美文

刚到昆山时,我还是毕业不久囊中羞涩的青年工人。从单位宿舍步行到上班的地方,大约需要五六分钟。天天这样行过,跟路边理发店、水果店、书报亭、便利店的老板,看大门的老头,算命先生和修鞋师傅,一一熟悉起来。这个小区大概是某军工厂或铁道部的家属区,留下“二零二弄”这样一个莫名的代号。我的一些同事,他们的上一辈正是支援铁路、军工或电厂建设,退休后安置此地的。从建国初期到最近三十年,昆山涌入许多外来人口。老黄也是其中之一。 老黄来自安徽砀山。夫妻俩在小区进口路旁,开了一家水果店。老黄每日清晨骑着一辆三轮车,到城市西郊批发市场进货;他妻子就守在店里,每天开到很晚才打烊,日……阅读全文

迟开的玉兰

月如发表于2017年03月08日21:12:39,分类:名家美文

女儿小岚目前正在德国留学。前些天,她通过微信,发来一组照片,照片上的她正在为一群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讲课。她神态自若,淡定与持重中带着一份亲切与温暖。 作为母亲,我在深感欣慰的同时,不禁想起她成长中的点滴来。 她是一个懂事又贴心的女孩子。在她3岁时,就能分担家务,为长辈端茶送水,帮忙摘菜、洗菜、洗衣服等。稍长大后,她成了“邻家女孩”,性格娴静温柔,对人友好礼貌。好几回,室友身体不适,她就主动陪着就医,还为其泡牛奶,削水果,如同一位大姐姐。其实,她是寝室同学中年纪最小的一位。 只是,一路走来,她的学业似乎不……阅读全文

望春生花吐珠玉

任崇喜发表于2017年03月06日21:33:48,分类:名家美文

春天已经来了,有一种花儿还在望着。 天气晴晴冷冷,时好时坏,春天的气息便时弱时强,这个“望”字,让我说不准应该是期望还是观看。“东风昨夜化雨下,春光明媚殷地发。从容笔势倚天芽,青山绿水出紫霞。”这种花儿与迎春的细碎不同,表现的方式是大方与浓烈。它的花朵硕大,开得磅礴大气,整朵花完全敞开怀抱,向上举着,光从花瓣上射过来,照出几道颜色略深的纹脉,像是裙摆上的皱褶,让人感觉到逐渐浓厚起来的春意。 ……阅读全文

香椿—春天的味道

孙丽丽发表于2017年03月06日21:30:09,分类:名家美文

咬一芽香椿,你便能品味到整个春天味道。 椿芽并不归属花之列,但是沧桑的枯枝尖,顶着一撮娇嫩的红,在明媚的春阳下,薄若蝉翼般透明,温软的春风吹拂,像极了一朵花。 清人食香椿的嫩芽,谓之“吃春”,有迎新春之意。一夜春雨,那些暗红已绽开在干瘪的枝尖,一尘不染。香椿芽啊,有着春天清明的气韵,是属于乡村。 ……阅读全文

辛夷花发

洪放发表于2017年03月02日21:51:01,分类:名家美文

阜阳路上辛夷花发,似乎就是一夜之间的事。花开总是奇妙,何况这辛夷不仅仅是开,而是“发”。这个“发”字自然不是我所创,而是那个喜欢在山水杏彩彩票注册之间流连的王摩诘的专利。他在著名的《辛夷坞》中,写“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”妙极!有禅意。而我细读,又有说不出来的可爱。红萼发之,犹如少女,彼情彼景,徜是坐在涧中,总一个禅字了得?  白乐天就深谙此意,他借辛夷花戏问酬光上人:“芳情香思知多少,恼得僧人悔出家。”  王摩诘写的是辛夷坞。坞是个美好的地理名词,有悠远、深寂之感。而坞名辛夷,便更有了自在旷……阅读全文

隔窗的摇钱树

李林发表于2017年02月28日20:30:54,分类:名家美文

守立在窗外的一排栾树,我在四季里轮回欣赏它们,已成为我静默相对的友人。 2012年单位后院改造绿化环境,兴建了桂花苑、石楠苑、樱花苑、紫薇苑,走道旁栽了一排高大的栾树。院内绿树成荫、风景怡人。这里也成了麻雀、斑鸠、喜鹊等鸟类的栖息乐园。我在办公室里饱览窗外风景,与栾树隔窗私语,它们的风中神韵,令我赏心悦目。 其实栾树很早就被世人所敬重。相传大禹治水时,在采石时人们见石头缝隙里生有一种别有灵性的树木,开花黄色,枝条红色,叶子则是青绿色,名字为栾树。部族的首领纷纷来到“云雨之石”,采摘栾树的花朵和叶子,作为灵药仙丹服食。到了先秦时,人……阅读全文

棕榈花满院

吕映珍发表于2017年02月28日20:25:57,分类:名家美文

夜间10点准时读诗。“碧玉轮张万叶阴,一皮一节笋抽金。胚成黄穗如鱼子,朵作珠花出树心。蜜渍可驰千里远,种收不待早春深。蜀人事佛营精馔,遗得坡仙食木吟。”宋朝董嗣杲的一首《棕榈花》让我浮想联翩,长在童年故事里的两棵棕榈树在我眼前渐渐清晰起来。 记忆的底片上,似有幅图画。 那是个柴门小院,乌瓦白墙。透过院墙和院门的缝隙,清晰可见院中栽种的瓜果菜蔬、欢蹦乱跳的鸟雀鸡猫、墙上挂着的农具、墙角立着的磨盘、一串串金灿灿的玉米和红艳艳的辣椒,还有那两棵棕榈树,挺拔有气势,就像戏台上背插战旗的武将。 ……阅读全文

红玉兰

张峪铭发表于2017年02月27日23:51:49,分类:名家美文

生命本是这样:哀伤中伴着热情,凋亡中又有新生。 风和日丽的早春,就像被一双无形大手拉开了帷幕的一角,首先让你窥见了捷足先登的红玉兰花。 这种学名“辛夷”,别名“木兰”的树,先开花,后长叶,它浓郁的香气是春天最初呼出的气息。 红玉兰,开得似乎很疲惫,也许不愿与人争奇斗艳,当百花悄然密会,要渲染春天时,它却三三两两的仓促上阵,有时一棵光秃秃的枝丫上,就挺着一朵红玉兰。给人感觉一富家小姐,闻听朝思暮想的情郎至此,来不及整衣敛容,也不等穿红着绿的丫鬟相陪,不顾矜持,就独自出来了。 ……阅读全文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