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事四帖

张丽钧发表于2016年05月29日12:07:04,分类:名家美文

海棠 每年春天,海棠花开时节,我一定要寻理由反复路过文化路上那三棵老西府海棠。在这座城市里,她们大概算得上是祖母级的海棠花树了吧。每棵树的树干都是丛生挺直,竭力生得更疏朗、更高峻,似乎是为了将满树花开得更阔拓、更豪恣。春风摇蕾的日子里,长久仰望着那花树,巴望幸运地全程目击第一朵花开。倏忽之间,满树飞花。置身树下,感觉粉白的浪在头顶翻涌。那么鲜润,那么姣妍,与周围灰突突的环境格格不入,仿佛是从另一个粉雕玉砌的世界里快递过来的。谁言“海棠无香”?西府海棠的香,是袭人的,那是介于茉莉与槐花之间的一种香,醒脑,沁脾,牵魂。春阳下……阅读全文

洋槐花的春天

孔晓红发表于2016年05月29日11:52:36,分类:名家美文

洋槐花是一种开得很艳,却不太会引来称赞的花。春天的尾巴,空气里弥漫了洋槐花的香,但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香源。不论在公园散步还是骑车经过,它的香味混杂在草味与空气当中,平淡地一笔带过。 洋槐花不似牡丹、百合。牡丹花本身即是游客观赏的核心,五颜六色引得游人驻足拍照,假如赶上景区牡丹展还会加收门票钱,而洋槐花却开在洋槐树的身上,作为陪衬铺陈在公园。平凡的洋槐花被忽视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它的顽强生命力,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为枳,而洋槐花走南闯北,生哪里都是洋槐花。耐旱耐贫瘠,不怕风沙不怕雨淋,在多么恶劣的环境都能热烈地开放。 ……阅读全文

荠菜甘如饴

杨振雩发表于2016年05月27日19:48:11,分类:名家美文

等到油菜花渐渐稀落时,便是荠菜开花的季节。荠菜,它的叶片打长出来,就紧紧地贴伏在地面,无怪乎又称“地菜”。 荠菜花可不会那么热烈奔放,它在田头地角悄然开放,不事张扬,你很容易忽略它的存在:细碎的,白色的,呈十字形的花朵,一簇簇,充满稚气地顶在头上。一路盛开之下,便留下对称的倒三角形的果实在身后,一副子孙满堂的样子。微风过处,这些扁扁的盛满种子的小匣子,就像是无数小桨,向上空奋力划去。 ……阅读全文

楸树人生

伟伦发表于2016年04月20日21:36:56,分类:名家美文

在单位办公楼前的路旁绿化林带内,我发现有柏树、雪松、水杉、木槿、女贞、法桐、丁香、海棠、樱花、百日红等优良品种,还发现耸立着一株卓尔不群的楸树,我对它情有独钟。 有人曾问: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,对楸树有什么稀奇的呢?然而,近年来,一种情绪,一种亲赏楸树、挚爱楸树的情愫,在我的胸腔里涌动,堵在喉咙口,直想一吐为快。我想大声地告诉朋友们,今天,我要为楸树高歌! ……阅读全文

梁衡《沙枣》

梁衡发表于2016年04月17日02:00:40,分类:名家美文

沙枣是农田与沙漠交错地带特有的树种,研究黄河沙地和周边的生态不能不研究沙枣。 记得我刚从北京来到河套时就对沙枣这种树感到奇怪。1968年冬我大学毕业后分到内蒙古临河县,头一年在大队劳动锻炼。我们住的房子旁是一条公路,路边长着两排很密的灌木丛,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。第二年春天,柳树开始透出了绿色,接着杨树也发出了新叶,但这两排灌木却没有一点表示。我想大概早已干死了,也不去管它。 后来不知不觉中这灌木丛发绿了,叶很小,灰绿色,较厚,有刺,并不显眼,我想大概就是这么一种树吧,也并不十分注意。只是在每天上井台担水时,注意别让它的刺钩着我的袖……阅读全文

龙舌兰小镇

王骁波 李强发表于2016年04月11日22:44:39,分类:名家美文

龙舌兰酒是墨西哥国酒,也被誉为墨西哥的灵魂。龙舌兰酒中名头最响的莫过于特基拉酒——一种用优质蓝色龙舌兰的鳞茎酿造的烈酒。特基拉,酒与小镇同名,酒为小镇代言,这个出产特基拉酒的小镇也被人们亲切地唤作龙舌兰小镇。 小镇距哈利斯科州首府瓜达拉哈拉约一小时车程,此前绝大部分经济活动都围绕龙舌兰酒展……阅读全文

杨万里的荷花

毕海平发表于2016年04月10日15:01:39,分类:名家美文

我和西湖是在一个寒风瑟瑟的冬季相遇的,那时她的容颜有些憔悴,湖里的荷花早已经枯萎。第二次专程去看她,是在一年的六月,人山人海,荷花正盛开着,荷叶田田,还真有朱自清笔下美女的裙一样动人。 一冬一夏,这季节的反差,这荷花容貌的反差,本该让我对荷花产生无比言说的美感,可是似乎没有那么令人神往了,我唯一记得的就是,我坐在湖边的石凳上,以荷花为背景照了一张相。 本以为西湖的荷花不会再触动到我的心里,可是有一天,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湖边,看杨万里的一首诗时,却对西湖的荷花又燃起浓浓的爱意。 ……阅读全文

我养的绿萝要死了

王路发表于2016年04月03日11:10:25,分类:名家美文

我好吃懒做,从没想过侍弄花杏彩彩票注册草。偶然逛商场,看见静默在一角的绿萝。床头正缺点什么,就把它领回了家。 领回家,并不好好地养。我的胃不好,不能喝凉水。每次水凉了,就得跑厨房倒掉。自从有了绿萝,残水就倒进绿萝盆里,屁股不用挪,也不用专门浇水。在我这么懒蛋的主人手里,它疯长起来,密阴阴笼罩了半个床头。 ……阅读全文

崖畔的迎春花

王英辉发表于2016年03月23日21:55:32,分类:名家美文

乡间的春天姗姗来迟,树梢还未抽出新芽,麦苗尚未拔节起身,西坡崖畔那一片葱茏茂盛的迎春花就迫不及待地绽放了。站在村口高高的皂荚树下,抬眼就能望见金灿灿的花海,令人炫目,让人心醉…… 最初那个地方,其实光秃秃的,了无生气,毫不起眼,只是西崖北侧一溜土塄坎。后来玉虎叔一家住到了坡边,才费了些心思,拉来几架子车黄土,又是铺垫,又是平整,还将一株从沟里攫来的迎春花根深深埋在下面。 第二年,伴随着春姑娘的脚步,一窝迎春花开在了崖畔。惹得村姑们纷纷围观,啧啧艳羡。几场春雨过后,迎春花长长的藤蔓伸向了四面八方,扯开了一根又一根,引出了一丛又一丛,……阅读全文

麦子黄了 麦客不会回来了

马鹏波发表于2016年03月22日21:42:40,分类:名家美文

“客”有“寄居”的意思,既然是“客”,就注定摆脱不了漂泊的宿命。麦客也一样,他们逐麦而居,每年六到八月,奔走在杏彩彩票下载秦岭以北的广大区域,吃百家饭、居千家屋,为雇主放倒一片又一片金色的麦浪,再从南到北一步步回到故土。 麦子黄了,麦客就来了;麦子落了,麦客也该走了。十几年前,固定的时间,固定的季节,就像事先约定好的一样,我总能与这些麦客不期而遇。 1 盛夏是躁动不安的时节,但在我的记忆里,夏天总是开始于一段漫长的死寂与沉闷的等待。暑气蒸得人难受,蒸得乡下人心慌。学校放假了,外出的农民回来了,大家从四面八方赶回来……阅读全文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