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菜

骆瑞生发表于2016年03月15日21:49:24,分类:名家美文

我母亲很会泡酸菜,因为我和父亲都很爱吃,我和父亲吃菜颇一致,首先每顿都要吃有叶子的蔬菜,第二最好有一碟凉菜,但是在我家一般不是碟,而是碗,用大碗来装凉菜,但是亦会被我们吃完。在吃凉菜上我还胜父亲一筹,一般有了凉菜后我就不大吃别的菜了,就一直吃凉菜。我母亲听说寺里的和尚就专吃这样的东西,对我开玩笑说你去当和尚算了,那样每天都能吃到。我心下一想,颇觉得不错。 酸菜要用青菜来泡,当然白菜也行,不过白菜泡来无脆性,且品相不好,又耐不得酸,一两天就酸得下不了口了。母亲不是非不得已一般都是不用白菜泡的。不过《齐民要术》中说古人就是以白菜做酸菜的,古时的白菜叫做菘,看来……阅读全文

栾树

陈超群发表于2016年02月25日11:25:03,分类:名家美文

十二月初,深圳,我在校园的青石板小路上捡到了栾树的蒴果。 栾树蒴果看上去有种似曾相识的漂亮——三瓣又薄又脆的果皮围拢成三棱形,前端小心翼翼地开着口,像个灯笼、像个铃铛,也像一种俗称姑娘儿的北方水果酸浆。 或者,熟悉深圳市花勒杜鹃(又称三角梅)的人会觉得,栾树蒴果像勒杜……阅读全文

腊梅花开

郭宗忠发表于2016年01月31日19:22:17,分类:名家美文

进入腊月,我院子里的腊梅花开了。 那一朵朵小花,一片片花瓣,在寒冬腊月里,愈显得芬芳美丽。这也让我想起了多年前在南方两次见到腊梅的情景。 第一次见到腊梅,是10年前从北京到成都开会。那天傍晚到了成都,住在武侯祠附近。第二天天刚亮,我一个人走在武侯祠的街上,突然听到“卖梅花”的叫声。循声望去,是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,挑着两捆木柴一样的树枝。等走近了,才发现那些枝条上是一朵朵含苞欲放的梅花。一会儿的工夫,一挑子梅花就卖完了。 这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梅花。之前,在我的一些“作品”中,还常常引用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的励……阅读全文

腊梅

任林举发表于2016年01月31日18:59:03,分类:名家美文

一月的江南,腊梅花早打出了黄黄亮亮的旗帜,宣告季节的冷暖局势已定,新一年就此开始;而北方,此时却战事正紧。天地间的阴气与阳气、正气与邪气正在做着最后、最残酷的厮杀。云而无雨。雪,如某种实体的碎片,纷纷扬扬自高处落下,无声地覆盖着大地。 传统中的农历是地地道道的杏彩彩票下载意识,总是不太习惯把预期与事实过早地混为一谈,便以“腊月”命名这个一年中大约最黑暗、最寒冷的时段。这样的气象,映射到人的心里或性情之中,当是一种掩藏与显露、希望与绝望、热烈与冰冷强烈交错的矛盾境界。 ……阅读全文

朴树

陈超群发表于2016年01月28日11:51:19,分类:名家美文

一直以为,朴树只是一名校园歌手创造出来的艺名,暗示着歌手在音乐中对某种质朴青春的审美和追求。直到翻杏彩彩票注册图谱看到了“朴树”,才知道世界上真的存在一种树叫朴树,荨麻目榆科朴属落叶乔木。 看了图谱也才知道,原来我的校园深圳大学城就有朴树。在一处草坪上,几棵朴树舒朗地长着,春天抽出新叶,夏天绿荫如盖,秋天树叶金黄,冬天繁华落尽。我喜欢朴树,就算以前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叫朴树,我也喜欢这种树。 ……阅读全文

水杉

王彬发表于2016年01月28日11:25:42,分类:名家美文

我年轻时到一家工厂做工人。当时这家工厂正在转产,为此而对原有的厂房进行改建。我那时刚进厂,被分到厂里的建筑队做架子工。架子工就是搭脚手架,准备修建的厂房有多高,脚手架就搭多高。架子工的材料只有两种,一种是杉篙,再一种是细钢筋——用钢筋把杉篙绑在一起,之后再用钎子把钢筋拧紧。每一根杉篙长三米多,十根杉篙连接起来就有三十米,至少是十层楼的高度了。至于杉篙属于什么树木,当时是想也没有想过的。 ……阅读全文

白色的风信子

佚名发表于2015年12月23日23:00:38,分类:名家美文

天晚欲雪,好友邀我去火锅城,说满腹心事要借火锅一涮。为着不肯做母亲,她与老公已成水火之势,欲借我这个过来人做灭火器,令我安置好女儿后速速赴约。 当初她.也极力劝过我,做母亲投资太多风险太大,如果生个神童还好,当妈的里子面子全赚足了,万一生个木头木脑的呆瓜,连自己的快乐都得赔进去,实在是亏大了。那时我笑她像个人贩子,现在却觉得她句句都是金玉良言。 幼儿园门前熙熙攘攘,我牵着女儿的手,老师踌躇着,似有话要说。半晌,她微微叹道:这孩子含羞草似的,音乐课嘴闭成一枚坚果,舞蹈课总比别人慢半拍,就连游戏时,也是独自在角落张望。我似乎感冒了,全身发冷,头痛……阅读全文

你知道谷子是什么吗?

silver发表于2015年12月18日17:05:28,分类:名家美文

昨天早上听新闻,有篇特写叫《沉甸甸的谷子上两会》,说得是全国人大代表、河北张家口农科院谷子研究所所长赵治海把他们培育的耐旱、高产的杂交谷子带到会上,亲手交给总理的事情。听这段新闻的时候我正在上班的路上,我就在想,谷子到底是什么呢。 说来惭愧,我就开始从头捋了,水稻就是稻子,稻子产大米,面粉是什……阅读全文

小A同学的养花记

韩田田发表于2015年12月17日22:23:38,分类:名家美文

小A今天收到了两个茶杯盆栽,其中一个她很喜欢,麻色尼龙绳的杯垫上放置表面有裂纹的蓝灰色上釉茶杯,茶杯里的黑色土壤上铺着白色细砂,凸出凹下形成一圈圈圆形的环状图案。中间的杏彩彩票注册是一颗长得像大树的小树,有模有样。茶杯只有拳头大,如果没有参照物体,还以为盆栽有多大呢。这不是成品,是朋友自己搭配起来的,说来送盆栽的这位朋友也是很有想法,做什么事情都如同她的穿衣风格一样混搭,但往往很出效果。 ……阅读全文

鲍尔吉原野《在德国熬小米粥》

鲍尔吉原野发表于2015年12月08日16:19:54,分类:名家美文

起先我不爱吃小米,怪其不圆滑香糯,柴。我媳妇爱小米粥无数年,诱我食之。我食而上套,觉出其好。小米粥之好如良善人与你肚肠对话,说的都是贴心话。这种粮食极尽朴素而后香,大香无味。而颜色温润,是有来历不张扬的君子思路。 赴德前怕行李重,踟蹰再三,带一小袋小米。我经过北京的、法兰克福的、斯图加特的奔波,脑子被各种信息搅得彻底乱套,入住房间,觉得先要做一件事。想了半天,是撒尿,一撒了之,又想。小米粥?对头。房间里厨具齐全,用亮晶晶的德国钢锅熬小米粥。拿米袋,一看乐了。上印“龙凤之乡翁牛特”,这是我老家的小米。 ……阅读全文

0